江波涛洗澡没沐浴液泪洒游泳池

这是一只沉迷三日月无法自拔的淮忆,只想咸鱼,只想爷爷,更文是什么,能吃嘛(´-ω-`)

我,实名举报一期一振(四)

祖传开头莫的了,懒得写

我很短小,请大家不要打我,咳咳

迟来的元旦快乐....(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淮忆今天挖弟弟了吗?

挖了

淮忆今天挖到毛利了吗?

没有

淮忆今天被一期一振打死了吗?

在边缘徘徊

开始正文吧

在去年12月,大阪城活动开放了。刚知道这消息时,淮忆的心情并没有什么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继续咸鱼。

然而,视弟弟如生命的一期一振哪会放过这条可怜的咸鱼,一把扯过淮忆的手,满脸期待的望着她。

“我已经不能能咸鱼了吗!还有没有人权了!一期你虐待儿童!”少女默默的背过去,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

“主公,你看弟弟们多可爱,是时候挖弟弟了吧,我已经准备好了,走吧。”一期从身后拿出一顶荧光绿的帽子和一把铁锹,递给了正在疯狂飙戏的婶婶。

“你让我挖地我就挖地,我的面子往哪儿放!”婶婶把铁锹往地上一扔,对这一期又来了句“我今天不挖到毛利我就和你姓!”

“.......所以,主公,毛利呢?”一期看着他亲爱的主公,满脸和善的微笑。

“.....”淮忆默默的往嘴里扔了颗糖,假装没有听见一期的话语。

“主公,毛利毛利毛利.....”一期·念念碎·一振。

“一期,你看我把博多,信浓,后藤,包丁都挖出来了对吧,所以你是不是应该给你可怜的主公一点奖励呢?”婶婶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划掉)的望着一期一振。

“好啊,那.....作为奖励,一起吧毛利挖出来吧。”一期依旧是满脸的微笑,只是着微笑看的婶婶背后发凉。

“告告告告告辞!一期!我走了你慢慢玩啊拜拜!”于是“咻——”的一下,婶婶以八百米的速度溜了出去,只留下机动不够的一期和其他太刀干瞪眼。

本丸里

婶婶默默的趴在三日月身边玩手机,手机上不是游戏,而是:

“我把一期一振丢在大阪城了,请问他还会回来吗!挺急的!在线等!”

这里是淮忆,就是那个不知道哪一天就被一期一振给打死的婶婶,我现在有个问题,不知当讲不当讲(被打),毛利在第几层能挖到啊啊啊啊,哪位欧洲太太奶我一口啊啊啊啊万分感激!

【刀剑乱舞】我,实名举报一期一振(三)


天渐渐变凉了,冻得我瑟瑟发抖,咯咯咯咯咯冷死了

但我还是滚过来更文了

快夸我【缩进被子】

祖传开头

传说一期一振是个善解人意的人(刃),我信了。

我,性别女,代号淮忆,是个非洲婶婶,没错,就是那种脸黑的像刚从煤炭里出来的那种。

我还清晰的记得我刚入坑时前辈们说一期一振是个积极向上正直的好哥哥,我信了,直到我真的遇到了一期一振,我发现,我信了前辈们的邪!

“静形限锻于今日开启....”我指着手机屏幕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着,眼神放空了一会儿,“限锻啊……”我慢慢的转过身,盯着今天的近侍一期。

“主殿有什么事吗?”一期抬头望了我一眼。

“啊没事,算了,没事,嗯,真的没有事。”鬼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的限锻一期都会坠机,算了算了我还是不要让他帮我锻了。就这样想着,我把在喉咙口快要说出的话快速的咽了下去。

“一期啊,我想和你谈谈。”我从地上爬起来,满脸严肃的看着他。

“什么事?您直说。”他把手上的笔放下,蜜色的眼眸同样严肃的看着我。

“就是.....为什么你每一次都会锻刀坠机?一期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不满直接和我说啊,我不会打你的!”我满脸诚恳,只希望他给我个答案。

“那我就直接说了,您什么时候把我的弟弟们带回来?上一次的大阪城您咸鱼了吧,弟弟们不来,锻刀的事情.....您懂的。”满脸微笑的一期“温柔”的和我谈了谈关于弟弟们的事情。

哦吼,一期一振你长能耐了,我辛辛苦苦把你从锻刀炉里锻出来你竟然威胁人!然而我的脸上并没有表示出愤怒,这可能就是我最后的倔强了。

“放心吧,下一次的大阪城我一定让你挖到吐血。”我强忍着怒气,依旧是脸上笑嘻嘻,内心妈卖批的和他说道。

“吐血是不可能的,您要相信我的实力。”一期不紧不慢的说着,顺便还看了眼门。

“我信你个大头鬼,你都已经毕业了你还去挖什么地!我给你报个蓝翔技校怎么样,去了就别回来了。”补星,冷静,我需要冷静。我不停的告诫自己不能打刃,我赔不起。

“不,我不去,弟弟们还需要我的照顾,他们还是孩子,您看,弟弟们多可爱,为什么不去挖弟弟呢?主殿,您的公文要自己处理哦,我先去看弟弟们了。”他站起来,把桌子上的公文整理了一下,全部放到了我的桌子上。

此时的我仿佛看见了一大堆的卷子等着自己去做,心情沉重的我重新瘫在地上。

“一期,我总归有一天会把你举报的,你给我等着。”我颤颤巍巍地抬起手,指着一期,仿佛在交代遗言。

“主殿,加油处理公文,手机什么的就不要看了。”说着,把我的手机从桌子上顺走,并且迈着大长腿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一期一振!你还我手机啊啊啊啊啊啊啊!”

门外

“阿路基又和一期尼吵架了诶。”乱把门拉开一条缝,伸出一个脑袋。

“是啊,阿鲁基真惨。”厚也伸出一个脑袋。

“你们说一期尼是不是喜欢阿鲁基啊?”乱把脑袋缩回去,看着药研。

“你觉得可能吗,他们天天吵架,怎么可能喜欢?”他推了推眼镜,满脸严肃。

突然,一期出现在他们身后,“你们在干什么呢,烛台切桑做了些点心,一起去吃吧。”

“好诶!走吧走吧。”By乱

“吃点心喽”By厚

“唉……”药研拍了拍一期的肩,译文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一期满脸疑惑。可能是主殿有对他的弟弟们做了些什么吧。

一期深呼一口气,拉开了门,果不其然,发现了我在玩电脑打发时间。

他静静地走到我身后,悠悠地说着:“主殿,请不要对我的弟弟们做些奇怪的事情,另外,为了您可以好好处理公务,电脑我就收走了【微笑】”

于是,我现在是个身无分文的人了,我泪流满面,想要把当时锻出一期的我打一巴掌。

我戳着公文,满脸忧郁,一期一振,我早晚要举报你,你等着。


未完待续……

最近超级冷,大家要注意保暖鸭。


来自淮忆的友情提示


顺带一提,欢迎小红心和小蓝手,【顶锅盖跑】

【刀剑乱舞】我,实名举报一期一振(二)

没错,又是我,一期把我的文给吐出来了,所以我来更文了(不你闭嘴)



以下为正文



"

每天都要大声的呼喊:一期!我要举报你啊!

前言:

传说一期一振是个善解人意的人(刃),我信了。

我,性别女,代号淮忆,是个非洲婶婶,没错,就是那种脸黑的像刚从煤炭里出来的那种。

我还清晰的记得我刚入坑时前辈们说一期一振是个积极向上正直的好哥哥,我信了,直到我真的遇到了一期一振,我发现,我信了前辈们的邪!

你有体会过早上被一期一振叫起来的感受吗?

你有体会过被一期一振死亡凝视的感受吗?

啥?你没有?那我今天就告诉你们被一期一振所支配的恐惧

早晨五点(冬天)

我是一期一振,被主殿安排成了今天的近侍,一日之计在于晨,早上当然是要早起的,是吧。【笑】

“主殿,起床了”我跪坐在外面,礼貌性的敲了敲门,然而并没有人回应。

“呼.......”一期深呼了一口气,并且告诉自己不能冲动。“主殿,已经早上了,快点起床。”然而里面还是什么声音也没有。

“失礼了。”扶着旁边的门框站了起来,“唰”的一下拉开了门。

刚进门,我就被东西绊了一下,“原来是漫画书啊……”于是蹲下捡起了这本书,打算放回书架。可是好死不死,这本书又从书架上掉了下来。并且翻了页。

“……”好吧,只是太暗了而已,重新放一次,你们什么都没看到。

“唉……”我放轻脚步走到窗帘那边,把窗帘全部拉开,早晨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一时间照亮了整个房间。“真温暖啊。”

突然想起来那本还没有放回去的书,我回到了那本书的位置,结果看到了让我会永远记得一辈子的东西。

那是.......算了,不描述了,描述出来都是马赛克。

我,淮忆,早上是睡眠的好时间,但是我总觉得有人盯着我,我很慌张但是懒得睁开眼睛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突然,我感觉身上凉飕飕的,不情不愿的伸出手想要拉被子,可是好想摸到了个软呼呼的,暖暖的,手形状的东西。

等等?手?爪子???!吓得我赶紧睁开眼睛看了看我的手。

当我看到原来是一期的时候,心里松了一口气,并且告诉自己他看不见那本书,绝对看不见!

“主殿........起床!做好解释一下这种书是怎么回事的觉悟吧!”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我从床上扯起来。

“????一期!一期你别拉我起床!我要睡觉啊啊啊。”为了我的生命着想,我决定挣扎一下,于是我紧紧抓着自己的枕头不放,可是一个女孩子的力气怎么可能比得过一个男刃的力量呢……最终,我还是被拖起来了(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虽然使用了卖萌,威胁的手段,但是最后,还是免不了被一期教育。

经历了这件事,我只能说,一期一振是魔鬼一期一振是魔鬼。

一期的话,骗人的鬼

我用血的教训来告诉各位同事,同人本【哔——】要藏藏好,千万别被一期一振发现了,不然就会死。

为什么会死?因为我现在还在面壁思过啊啊啊啊啊

一边想着一边把目光投到了一期的身上。

一期像是感受到了我的视线,善良的笑了笑:“主殿有什么事吗?”

“不,没事,我会忏悔的。”殊不知我已经在心里把他骂了千百遍。

“那就好,我去找烛台切桑拿点吃的,您可别偷懒哦。”最后,还配上了一个温和【威胁】的微笑。

“......咕......”我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啊好饿啊,万恶的一期!不举报留着大过年吗!

"


【黑暗向】无题

今天也是咕咕咕的一天呢

今天的我还有没有更文呢

今天又是个开坑的一天呢

今天的我还是没有吃药

随便写写使我快乐


睁眼,不是熟悉的房间,一切都不太对劲。细小的灰尘飘散在空中,安静得可怕。周身是黏糊糊的触感,抬手,入目一片血红,脑子里猛的炸了一下,懵了一会儿,起身坐起,离开原处才发觉身处一个浴室,血迹到处都是,仿若一个凶案现场,浴缸中放满了血,镜子上也蜿蜒着血迹,水池表面覆盖着头发,一切都刺激着神经。浴室的窗帘开着。太阳高挂着,带着微风,是一个大晴天。微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

出去,好想出去 ,我要出去……一个声音在身边叫嚣着,打破了满室的寂静,压抑感却越来越重,越来越浓,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一回头,镜中的人却不是自己。“你是谁?”不由自主伸出手去触碰镜中人。镜中人笑了起来,双眼中却流出了丝丝血泪,他一边笑一边向前走来,甚至抓住了镜子的边缘,似乎要爬出来一般。

恐惧充斥着大脑,一步一步向后退直到无路可退,惊慌失措下失去了重心,跌入血池之中。救命——刚想呼喊却被血水淹没。

咳咳!猛然睁开眼,原是泡澡睡着了。起身活动了一下,敲了敲头 ,嘶——疼。原来是个梦啊,来到镜子前,“你是谁?”镜中人闭着眼,“你又是谁呢?”


这里还是那个臭不要脸随便开坑的淮忆,请多指教啦,欢迎小红心和小蓝手【鞠躬】


【刀剑乱舞】我,实名举报一期一振

每天都要大声的呼喊:一期!我要举报你啊!


前言:

传说一期一振是个善解人意的人(刃),我信了。



我,性别女,代号淮忆,是个非洲婶婶,没错,就是那种脸黑的像刚从煤炭里出来的那种。


我还清晰的记得我刚入坑时前辈们说一期一振是个积极向上正直的好哥哥,我信了,直到我真的遇到了一期一振,我发现,我信了前辈们的邪!


传说中的回忆杀:


“我是一期一振,出自粟田口吉光的唯一的太刀作品......”还记得当时我坐在短刀炉旁,满嘴花瓣,一脸智障的看着从炉子里冒出来的一期。


“大兄弟我们有话好好说,别飞花瓣了,打扫起来很难的....”我艰难的把花瓣吐出来,老实说道。

“我知道了,下次会注意的。”一期笑了笑。

回忆完毕


“唉……当时的一期是多么的可爱,现在为什么这么可怕...难道是我的教育方式出了问题吗?”我坐在本丸的走廊上,叼着一根牙签支支吾吾的小声逼逼。


突然,身后出现了一个声音:“主公在说什么呢?”


“????WTF……吓死我了你怎么来了,咳咳,没什么,就是想要问你个问题。”说这,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示意他坐下。


“主公想问什么问题?”啧啧,乖巧如一期,看在他这么乖巧的份上我就开门见山吧。


“一期。”我把手拍在他的肩上“为什么,为什么你每次带队都不肯如王点啊啊啊啊。”终于把埋在心里许久的问题问出来,我流下了心酸的泪水。


“主公,我的弟弟呢?”一期黑着脸问了这个男默女泪的问题。


我立马站起来,逃的速度仿佛机动上了200。


一期坐在原地,笑着摇了摇头。主公,你不懂没有弟弟的痛。


下午的锻刀时间总是这么的难熬,我看向旁边的一期,在他的眼睛里,我仿佛看见了对弟弟的渴望,就差满脸写着弟弟了。


他走过去,和刀匠说了什么,然后刀匠便退到一旁,我一脸懵逼的看着一期,看着他把999*4的资源丢进锻刀炉之后,我紧紧的抱住了他的大腿

“一期!一期你别这样!你这样丢进去我会破产的!我错了!我下一次就给你捞弟弟!你放开我的资源!一期嗷嗷嗷嗷!”


整个本丸回荡着我撕心裂肺的声音,然而锻刀室外的一群短刀们已经习以为常,继续偷偷看着他们亲爱的哥哥往里丢资源。


第二天,我低头看了看手里本丸的资源报告,又抬头看了看笑的开心的一期,我吃了颗救心丸,喊道:“垃圾一期我要举报你!”



没错,这是一个新的系列,刀剑使我头秃,一期使我吐血。之前的文我会慢慢补上。

这里还是不要脸的作者,欢迎小红心小蓝手。谢谢大家。(溜了溜了)



【全职】【黑边全联盟】神奇的脑洞

今天的我吃药了吗

今天的我还是没有吃药

我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更新的我也不知道

你说啥?联文?能吃吗?

迟到的生贺.......十分抱歉没有赶上【鞠躬】


咳咳,言归正传

听说今天邱非过生日,先祝小邱非生日快乐啊,接下来就是个脑洞了



今天,9月22日,晴


今天就是生日了,收到了好多来自前辈们的祝福和礼物,有点小激动。但是,在拆包裹的时候,我发现了个奇怪的盒子,没有寄件人,没有日期,只有一张卡片,上面写着“生日快乐”,于是,我把那个盒子留到最后拆。


前辈们的礼物各式各样,但是......算了,不说了,哦对了,差点忘了那个盒子


快要到中秋节了,送月饼很正常,今天是我生日,送蛋糕也很正常,但是.....这月饼蛋糕.....虽然我很感激送这个的人,但是,我已经感激到下不了口了。对了,叶修前辈说有好东西要分享,我给前辈送一半吧。


我是邱非,我在训练室,我不知所措,为什么,在我生日的时候要让我加训。我还是个孩子,前辈,请放过我吧。




20xx年9月22日



为什么邱非被加训了呢,这是个问题


这个月饼蛋糕究竟是谁送的呢,这还是个问题


这个月饼蛋糕究竟有多难吃,里面到底是什么馅的呢


这还是个问题



意思意思了可怜一下邱非【点蜡】




最近可能应该大概会更新.....这只是个脑洞,希望大家不要打我。另外,提前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这里是沈淮忆,一个不要脸的几万线外的写手(buni)欢迎小红心和小蓝手



【全职】【夏休日常2】双花篇

听说有一些孩子找不到2,emmmm实在抱歉,我还是搬运一下好了

这里说明一下,这一篇是和一个叫@世界第一小可爱‖暮千玖 的孩子的联文Owo,以及....

作者还是脑子有病
作者还是没有吃药
作者还是继续作死

张嘴,吃糖!(´-ω-`)

就上章说小卢被喻队叫去写作业,让郑轩和徐景熙看着,两人表示有点方,蓝雨未来皮皮卢还是管不住的,这不又拿起手机玩了等徐景熙看到上面的界面,瞬间想压力山大〖千玖儿:果然是一对(微笑)郑轩&景熙:……闭嘴!〗
咳咳,蓝雨场就过了,戏太多我怕被打死。
转换双花
─────────────────
说到张佳乐,已经夏休假第二天了,张佳乐还是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等等,镜头拉近,哦,原来睡着了。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睡在沙发上的张佳乐猛地转身差点掉下去,抓住沙发扶手,稳住了身子,拿起手机,接起电话,带着鼻音问“谁呀,大清早打什么电话”。

“张佳乐!你还没睡醒,都中午了!出来出来出来,一起出来玩!”电话另一边黄少天活跃的声音穿了过来,张佳乐看了看外面,刺眼的阳光好像把人能热融化。

“哦,不……等等,你在蓝雨,我在霸图这边,怎么出去!”张佳乐扶着沙发扶手坐正身子,吸了吸鼻子问
“啊?什么?你说大孙??”聪明如张佳乐,从黄少天的垃圾话中选取了有用的信息,然而,他好像是忘了些什么呢【笑】

“对啊对啊对啊你家孙哲平也来了开不开心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哈哈哈哈所以说你还不来吗我给你半个小时啊你不来的话我们就和你家孙哲平了跑了啊。”黄少天靠着路旁的一棵树,眼睛望着天空。只要忽略他的垃圾话,还是个美男子(雾)嗯,美男子。

“啊,好吧,叫大孙等我啊,阿嚏!”张佳乐急了,生怕孙哲平真的和蓝雨的那两个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该不会是想念孙哲平想的都打喷嚏了吧哈哈哈哈哈哈没谁了没谁了哈哈哈。”黄少天在电话那头笑的宛如一个两岁的孩子(?)紧接着张佳乐好像隐隐约约听到是大孙的声音,好像是关心他的话语。

“去去去!黄烦烦你才感冒呢!我张佳乐就算是晚上睡在沙发上也不会感冒的!”张佳乐从沙发上坐起来,一边嘴里和黄少天嘴炮,一边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直到类似炸毛了才停。

“哈哈哈哈哈不听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哈哈哈哈哈哈”

张佳乐听着对面魔性的笑声“一不小心”把电话挂了。

“喂???喂????张佳乐????张二花????张大花???张小花???”黄少天听到嘟·······嘟嘟的声音还以为是手机出了问题,还在那边不死心的说着。“好了,少天,张佳乐前辈可能是去准备了吧,我们等会吧。”说着顺了顺黄少天的毛。真可爱。喻文州的心里只有着三个字。

一旁的孙哲平不慌不忙的把视线移向旁边。诶?你问为什么不带墨镜?废话,真汉子从来不需要墨镜。

二十分钟后~

“猜猜我是谁”张佳乐故作神秘兮兮的样子捂住了孙哲平的眼睛。

“乖,乐乐别闹。”孙哲平闻到了一股特殊的花香,就确定了这一定是张佳乐没错。只有张佳乐会用这种香味的润肤露。

“我去,大孙你神了,你怎么知道是我?”张佳乐并没有放开手,而是慢慢的往下移,直到摸到孙哲平的腰的时候,整个人突然从后背抱住了孙哲平。

“乐乐?”他有点惊讶,一般张佳乐不会这样干啊,是发生什么事了还是.......

“没什么,大孙你就让我这样抱一下嘛,我好想你的。”由于张佳乐的脸都埋在孙哲平的后背里,声音有点闷闷的,有一种张佳乐要哭了的错觉。

“噗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该不会是开心到哭了吧哈哈哈哈哈都这么老套的游戏了你还在玩哈哈哈哈哈你有毒啊。”黄少天从一旁走了过来,嘲笑着张佳乐这么土的游戏。

“我去,黄少天你什么时候来的啊。”张佳乐懒得看来人,光凭借垃圾话就可以猜出是黄少天,不禁抱紧了孙哲平。

“既然孙哲平前辈已经见到张佳乐前辈了,那我和少天就先走了。”和张佳乐、孙哲平点了点头,便牵着黄少天去玩了。

“大孙,我们也去玩吧。”张佳乐放开了孙哲平,选择了牵手这一低调的动作。

“成,你想去哪?”孙哲平倒是爽快,只要乐乐开心就好了,孙哲平心想。

“嗯……阿嚏!”就在认真思考去哪里玩的时候,张佳乐打了个喷嚏,在一旁的孙哲平眯了眯眼睛,“乐乐,你是不是感冒了?”丝毫没有听出危险的张佳乐傻乎乎的进了孙哲平的圈套“啊?什么,感冒?额,应该是吧,昨晚在看球赛,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了。”

“唉……”孙哲平叹了口气,心想:果然不在他身边就胡来。“乐乐,我们不去玩了,把病养好再去玩吧。”

“诶?不去了吗?可是我想去啊。”张佳乐还在奋力挣扎。

“不行,回去,听话。”简单粗暴如孙哲平,直接一个公主抱把张佳乐抱了起来,在路口打了的士,直接回家。

“我去,大孙你干嘛呢,刚刚那么多人看着呢。”张佳乐的脸变得红彤彤的,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感冒。

“哼,为什么?你把耳朵凑过来我就告诉你。”孙哲平故作神秘地说。“为什么啊”张佳乐把耳朵凑过去,本应该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孙哲平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张佳乐耳廓咬了一口。“让你不乖。”孙哲平对这张佳乐的耳朵低声说道。

“砰。”张佳乐的头上炸出了一朵蘑菇云,“我去,大孙怎么这么撩啊。”他故意说的很小声,免得孙哲平听到。

“啊?什么?”他的确没怎么听到,说的话不重要,重要的是乐乐人在一旁就好了。想着,他揉了揉张佳乐的毛。

回到家……

“结果什么都没有玩....”张佳乐有点失落,本来想好好玩的。

“乐乐,虽然我们不能在外面玩,但是室内我们还是能玩的。”

拉灯.........

事后.........

“晚安,乐乐,我会一直在你旁边的。”说完,亲了一口乐乐的脸颊。

这里是一只野生的琉毓,接受批评,接受小红心,小蓝手,over!

一个不要脸的群宣:
那一年,他永远的停留在了十八岁;

那一年,他带领嘉世获得了第一个赛季的冠军。

那一年,他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和不甘离开了;

那个少年已经长大,而对荣耀的热情不减
他说过:一切,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后来,他创立了战队,又获得了一次冠军;

后来的他,带着14个人获得了世邀赛冠军。

他一直是我们的荣耀教科书,一直是我们不败的信仰。

荣耀不败,信仰不灭。

后面的故事由你来写,体验不一样的荣耀故事。

他们的故事还没完,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内,欢迎你哦。

我们在这里等你,等你来书写他们的故事。
荣耀不败,我们不散场。
荣耀,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 群里两个张佳乐的脑洞

最后的最后,欢迎加入这个联盟吃枣药丸-主群,房间号:679987201

在这个群里等着你们的加入(●°u°●)​ 」

【黑遍全联盟】联盟夏休假日常2

全职夏休假日常②
◆内涵cp:双花,喻黄,叶蓝,方王,周翔,郑徐,韩张,刘卢友情出演
◆可能ooc,别打我!打我,我……我就打洗你们Σ(っ °Д °;)っ
◆甜文!甜文!

这里说明一下,这一篇是和一个叫@世界第一小可爱‖暮千玖 的孩子的联文Owo,以及....

作者还是脑子有病
作者还是没有吃药
作者还是继续作死

张嘴,吃糖!(´-ω-`)

就上章说小卢被喻队叫去写作业,让郑轩和徐景熙看着,两人表示有点方,蓝雨未来皮皮卢还是管不住的,这不又拿起手机玩了等徐景熙看到上面的界面,瞬间想压力山大〖千玖儿:果然是一对(微笑)郑轩&景熙:……闭嘴!〗
咳咳,蓝雨场就过了,戏太多我怕被打死。
转换双花
─────────────────
说到张佳乐,已经夏休假第二天了,张佳乐还是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等等,镜头拉近,哦,原来睡着了。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睡在沙发上的张佳乐猛地转身差点掉下去,抓住沙发扶手,稳住了身子,拿起手机,接起电话,带着鼻音问“谁呀,大清早打什么电话”。

“张佳乐!你还没睡醒,都中午了!出来出来出来,一起出来玩!”电话另一边黄少天活跃的声音穿了过来,张佳乐看了看外面,刺眼的阳光好像把人能热融化。

“哦,不……等等,你在蓝雨,我在霸图这边,怎么出去!”张佳乐扶着沙发扶手坐正身子,吸了吸鼻子问。

“我和我们队长一起来找你来了!开不开心,对了,机场我还看见孙哲平了 你再不出来,我们三个就去你家逮你去了”

“啊?什么?你说大孙??”聪明如张佳乐,从黄少天的垃圾话中选取了有用的信息,然而,他好像是忘了些什么呢【笑】

“对啊对啊对啊你家孙哲平也来了开不开心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哈哈哈哈所以说你还不来吗我给你半个小时啊你不来的话我们就和你家孙哲平了跑了啊。”黄少天靠着路旁的一棵树,眼睛望着天空。只要忽略他的垃圾话,还是个美男子(雾)嗯,美男子。

“啊,好吧,叫大孙等我啊,阿嚏!”张佳乐急了,生怕孙哲平真的和蓝雨的那两个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该不会是想念孙哲平想的都打喷嚏了吧哈哈哈哈哈哈没谁了没谁了哈哈哈。”黄少天在电话那头笑的宛如一个两岁的孩子(?)紧接着张佳乐好像隐隐约约听到是大孙的声音,好像是关心他的话语。

“去去去!黄烦烦你才感冒呢!我张佳乐就算是晚上睡在沙发上也不会感冒的!”张佳乐从沙发上坐起来,一边嘴里和黄少天嘴炮,一边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直到类似炸毛了才停。

“哈哈哈哈哈不听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哈哈哈哈哈哈”

张佳乐听着对面魔性的笑声“一不小心”把电话挂了。

“喂???喂????张佳乐????张二花????张大花???张小花???”黄少天听到嘟·······嘟嘟的声音还以为是手机出了问题,还在那边不死心的说着。“好了,少天,张佳乐前辈可能是去准备了吧,我们等会吧。”说着顺了顺黄少天的毛。真可爱。喻文州的心里只有着三个字。

一旁的孙哲平不慌不忙的把视线移向旁边。诶?你问为什么不带墨镜?废话,真汉子从来不需要墨镜。

二十分钟后~

“猜猜我是谁”张佳乐故作神秘兮兮的样子捂住了孙哲平的眼睛。

“乖,乐乐别闹。”孙哲平闻到了一股特殊的花香,就确定了这一定是张佳乐没错。只有张佳乐会用这种香味的润肤露。

“我去,大孙你神了,你怎么知道是我?”张佳乐并没有放开手,而是慢慢的往下移,直到摸到孙哲平的腰的时候,整个人突然从后背抱住了孙哲平。

“乐乐?”他有点惊讶,一般张佳乐不会这样干啊,是发生什么事了还是.......

“没什么,大孙你就让我这样抱一下嘛,我好想你的。”由于张佳乐的脸都埋在孙哲平的后背里,声音有点闷闷的,有一种张佳乐要哭了的错觉。

“噗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该不会是开心到哭了吧哈哈哈哈哈都这么老套的游戏了你还在玩哈哈哈哈哈你有毒啊。”黄少天从一旁走了过来,嘲笑着张佳乐这么土的游戏。

“我去,黄少天你什么时候来的啊。”张佳乐懒得看来人,光凭借垃圾话就可以猜出是黄少天,不禁抱紧了孙哲平。

“既然孙哲平前辈已经见到张佳乐前辈了,那我和少天就先走了。”和张佳乐、孙哲平点了点头,便牵着黄少天去玩了。

“大孙,我们也去玩吧。”张佳乐放开了孙哲平,选择了牵手这一低调的动作。

“成,你想去哪?”孙哲平倒是爽快,只要乐乐开心就好了,孙哲平心想。

“嗯……阿嚏!”就在认真思考去哪里玩的时候,张佳乐打了个喷嚏,在一旁的孙哲平眯了眯眼睛,“乐乐,你是不是感冒了?”丝毫没有听出危险的张佳乐傻乎乎的进了孙哲平的圈套“啊?什么,感冒?额,应该是吧,昨晚在看球赛,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了。”

“唉……”孙哲平叹了口气,心想:果然不在他身边就胡来。“乐乐,我们不去玩了,把病养好再去玩吧。”

“诶?不去了吗?可是我想去啊。”张佳乐还在奋力挣扎。

“不行,回去,听话。”简单粗暴如孙哲平,直接一个公主抱把张佳乐抱了起来,在路口打了的士,直接回家。

“我去,大孙你干嘛呢,刚刚那么多人看着呢。”张佳乐的脸变得红彤彤的,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感冒。

“哼,为什么?你把耳朵凑过来我就告诉你。”孙哲平故作神秘地说。“为什么啊”张佳乐把耳朵凑过去,本应该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孙哲平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张佳乐耳廓咬了一口。“让你不乖。”孙哲平对这张佳乐的耳朵低声说道。

“砰。”张佳乐的头上炸出了一朵蘑菇云,“我去,大孙怎么这么撩啊。”他故意说的很小声,免得孙哲平听到。

“啊?什么?”他的确没怎么听到,说的话不重要,重要的是乐乐人在一旁就好了。想着,他揉了揉张佳乐的毛。

回到家……

“结果什么都没有玩....”张佳乐有点失落,本来想好好玩的。

“乐乐,虽然我们不能在外面玩,但是室内我们还是能玩的。”

拉灯.........(真的不会写车)【瘫】

事后.........

“晚安,乐乐,我会一直在你旁边的。”说完,亲了一口乐乐的脸颊。



这里接受批评,接受小红心,小蓝手,接受建议,以及这里是个不要脸的琉毓,请多指教(●°u°●)​ 」

感觉生贺又要拖了.....可能明天才能发另一半.........对此我深感抱歉(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