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波涛洗澡没沐浴液泪洒游泳池

【刀剑乱舞】我,实名举报一期一振

每天都要大声的呼喊:一期!我要举报你啊!


前言:

传说一期一振是个善解人意的人(刃),我信了。



我,性别女,代号淮忆,是个非洲婶婶,没错,就是那种脸黑的像刚从煤炭里出来的那种。


我还清晰的记得我刚入坑时前辈们说一期一振是个积极向上正直的好哥哥,我信了,直到我真的遇到了一期一振,我发现,我信了前辈们的邪!


传说中的回忆杀:


“我是一期一振,出自粟田口吉光的唯一的太刀作品......”还记得当时我坐在短刀炉旁,满嘴花瓣,一脸智障的看着从炉子里冒出来的一期。


“大兄弟我们有话好好说,别飞花瓣了,打扫起来很难的....”我艰难的把花瓣吐出来,老实说道。

“我知道了,下次会注意的。”一期笑了笑。

回忆完毕


“唉……当时的一期是多么的可爱,现在为什么这么可怕...难道是我的教育方式出了问题吗?”我坐在本丸的走廊上,叼着一根牙签支支吾吾的小声逼逼。


突然,身后出现了一个声音:“主公在说什么呢?”


“????WTF……吓死我了你怎么来了,咳咳,没什么,就是想要问你个问题。”说这,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示意他坐下。


“主公想问什么问题?”啧啧,乖巧如一期,看在他这么乖巧的份上我就开门见山吧。


“一期。”我把手拍在他的肩上“为什么,为什么你每次带队都不肯如王点啊啊啊啊。”终于把埋在心里许久的问题问出来,我流下了心酸的泪水。


“主公,我的弟弟呢?”一期黑着脸问了这个男默女泪的问题。


我立马站起来,逃的速度仿佛机动上了200。


一期坐在原地,笑着摇了摇头。主公,你不懂没有弟弟的痛。


下午的锻刀时间总是这么的难熬,我看向旁边的一期,在他的眼睛里,我仿佛看见了对弟弟的渴望,就差满脸写着弟弟了。


他走过去,和刀匠说了什么,然后刀匠便退到一旁,我一脸懵逼的看着一期,看着他把999*4的资源丢进锻刀炉之后,我紧紧的抱住了他的大腿

“一期!一期你别这样!你这样丢进去我会破产的!我错了!我下一次就给你捞弟弟!你放开我的资源!一期嗷嗷嗷嗷!”


整个本丸回荡着我撕心裂肺的声音,然而锻刀室外的一群短刀们已经习以为常,继续偷偷看着他们亲爱的哥哥往里丢资源。


第二天,我低头看了看手里本丸的资源报告,又抬头看了看笑的开心的一期,我吃了颗救心丸,喊道:“垃圾一期我要举报你!”



没错,这是一个新的系列,刀剑使我头秃,一期使我吐血。之前的文我会慢慢补上。

这里还是不要脸的作者,欢迎小红心小蓝手。谢谢大家。(溜了溜了)



评论(6)

热度(5)